大乐透中奖规则及奖金:冯鑫还是成了贾跃亭?

来源:新芽NewSeed 作者:无冕财经 远山 2019-03-13 14:44
如今的暴风集团黯然失色,不断巨亏,还频上“老赖”名单,有人将暴风与乐视、冯鑫与贾跃亭作比,冯鑫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www.nszzb.org 冯鑫还是成了贾跃亭?.jpg


文章来源新芽NewSeed,作者无冕财经 远山,原标题《冯鑫还是成了贾跃亭?》,图片来源原文章配图及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更多精彩资讯请登录众筹之家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www.nszzb.org,或关注微信公众号(ID:zczhijia)


暴风集团并不平静。


针对此前公司董事长兼CEO冯鑫登上“老赖”名单一事,3月12日,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公告称,法院已删除公司失信消息,而随着相关合同纠纷的了结,冯鑫的限制消费措施也被取消。


事情的确已经了结,但暴风集团的困境似乎正在暴露。根据媒体此前的报道,此事的起因是暴风体育被判向北京金源互动广告公司支付2.25万元,但暴风体育未能在15天内支付该款项,作为暴风体育实控人的冯鑫,因此登上了“老赖”名单。


事实上,暴风集团的资金?;丫⑸?,冯鑫曾为此不惜搭上自己的身家。去年8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冯鑫将所持的暴风集团532.7万股用于质押融资。截至当日,冯鑫已经累计将手中的4921.37万股进行了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69% 。


回首过往,或许我们可以发现,暴风集团昔日的疯狂与今天的落魄,都与冯鑫这位创始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创始人的性格决定了企业命运,这一曾经被多次验证的规律,在暴风集团的发展轨迹上显露无疑。


贾跃亭的追随者


2015年3月,暴风科技上市,以风行一时的VR概念创造了连拉32个涨停板的A股神话。其股价从7.14元一路爬升至148元,暴风成了“暴涨”。


彼时,另一只股票也成为万人追捧的明星股,那就是乐视电器。从2014年12月23日最低28.2元/股,到2015年5月12日最高179.03元/股,乐视电器只花了不到半年时间。


冯鑫,贾跃亭,两个山西老乡,几乎在同一时间站在资本市场和业界的聚光灯下。


冯鑫是阳泉人,贾跃亭则出生于襄汾,两地距离差不多400公里。同为70后,当冯鑫在北京金山软件公司历任市场渠道部经理、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时,贾跃亭则在大学毕业后先做了垣曲县地方税务局任职网络技术管理员,1996年才辞职下海,在垣曲县舜王大街开办卓越实业公司。


可以说,贾跃亭的创业史比冯鑫晚了差不多十年。直到2005年底,冯鑫才走出创业第一步,创办北京酷热科技公司,也推出了暴风影音的雏形——酷热影音。2007 年初收购“暴风影音”,组建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冯鑫任CEO。而贾跃亭创办乐视网已有3年。


同出一省,在北京创业,冯鑫与贾跃亭也被称为互联网界的“晋商”,虽然冯鑫一直说自己与贾跃亭素无交集,但却总是拿暴风对标乐视。


贾跃亭当初最成功的市场运营模式——乐视超级电视曾风靡一时,冯鑫随机发表了公开致敬之词,提出要全方位学习乐视。贾跃亭创造了“生态化反”概念,冯鑫也相继推出“VR概念”、“DT大文娱”战略。乐视确定所谓基于视频产业、内容产业和智能终端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完整生态,暴风则宣称要打造“大文娱”战略下的四大流量入口(PC、手机、VR和TV)。


虽然在乐视生态崩溃、贾跃亭远走美国之际,冯鑫说出了“回过头来看乐视,如果乐视没有在别的事情上乱花钱,专心做电视,不要搞汽车,也别做手机,大伙会觉得这是一家很棒的公司”这番话,也提出要“All for TV”,但冯鑫的TV概念,一会儿是AR,一会儿是AI,概念远大于实质,与乐视之前热炒的“互联网电视”概念并无两样。


冯鑫,一直以来都是贾跃亭的追随者,而不是真正的“反对者”。


晋商基因的限制


冯鑫和贾跃亭是互联网界的晋商,但如果深究晋商历史上的成败,我们或许就能探究,这一文化传统带给冯鑫、贾跃亭的究竟是福是祸。


通常意义的晋商指明清500年间的山西商人,晋商经营盐业、票号等商业,尤其以票号最为出名。


如果用现代市场经济理念来评判,当初的晋商,往往所依仗的是与官府的良好关系,从而获取了在某些特殊领域的通行证,如盐业、准金融业(票号),这也映射出晋商在资本运作、人脉关系构建上的优势所在。


而贾跃亭的乐视、冯鑫的暴风,同样擅长于资本市场的呼风唤雨。但是,相比于票号对于资金流通领域的垄断,21世纪的资本市场开放程度不可同日而语,最终决定一家上市公司股价的根本,还在于其业绩好坏,机构和散户随时可以用脚投票。


从贾跃亭、冯鑫的背景来看,也是长于营销而短于技术。


冯鑫虽然号称是金山系出身,但与金山系老大雷军不同,雷军是典型的技术派,而冯鑫则一直在金山中任职市场岗位。与早期“个体户”经历的贾跃亭一样,虽然创业后都在讲各种对接互联网的各类术语,但无论是贾跃亭心心念念的“造车”梦,还是冯鑫的VR、AI电视梦,其核心竞争力应来自于技术层面的重大创新与突破。


从技术发展规律来看,这是一个长周期、高投入、高风险的领域,可惜,贾跃亭、冯鑫都忙着制造热点概念,似乎忽视了这一点。


互联网时代本身也在发生迭代,从早期的“市场为王”到中期的“资本为王”,再到如今的“技术为王”,同为冯鑫阳泉老乡的李彦宏,也在带领百度向无人驾驶等AI领域转型。相比于乐视和暴风,百度积攒的资金底子要厚实得多,搜索所构建的技术人才基础也更为扎实,即使如此,百度也正经历着一系列转型阵痛。


晋商的商业主义传统让冯鑫、贾跃亭等能够敏锐把握住创业的起点,但唯商思维又似乎决定了其作为企业家的视野受限,无法真正将企业带入到更高的平台。


暴风偏离轨道


对于冯鑫而言,除了晋商文化基因所带来的问题外,其所犯的战略错误可能更为致命。


2018年,冯鑫提出“All for TV”的发展战略,将业务核心彻底转向互联网电视,并表示公司未来3年都要全力做电视。然而,这也意味着暴风与之前自己定下的“联邦生态”渐行渐远。内容生态都不重要,以电视销量和营业额为目标的低价冲销量,成为暴风最后的法宝。


在冯鑫和暴风TV掌舵者刘耀平的努力下,2018年,暴风TV贡献的营收占集团总营收八成以上,却陷入“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恶性循环。


暴风集团财报显示,其销售商品(主要是暴风TV)的毛利率2016年是-15.29%,2017年是-7.15%,如果再叠加管理、销售、财务各项费用,亏损面更不能想象。暴风集团2018年营业总收入下降41%,归母公司净利润则巨亏10.9亿元。


冯鑫此举或许是效仿了雷军的小米模式,用价格战实现短时间内占领市场的目标。然而他忘了,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互联网电视,对于用户的真正吸引力来自于其内容生态系统。


苹果依靠独有的iOS系统才能牢牢占据智能手机高端市场。乐视在互联网电视上创造的短期高峰,也在于贾跃亭早期低成本购买了大量原创视频内容,后期则因为资金挪用于造车,无法与巨头支持的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等一样在内容采购上一掷千金,才使得乐视电视失去了竞争力。


冯鑫没有聚焦之前所提出的内容主赛道,而是押宝于低价模式,也再次暴露其作为企业家的致命缺陷——失去对其产品能力的敬畏与把控,在概念炒作失败后,就病急乱投医到看似营销见效快、资金回流快的以价换量模式,也就犯了企业发展的大忌。


冯鑫的机会主义思维,决定了暴风所提出的“愿景”都是虚空的,所实施的战术都是应激式的,暴风曾经沾过资本市场的光,36个涨停板带给其诸多收益,然而执迷于资本市场,则让冯鑫以及暴风付出更深远的代价,就如他那位老乡一样。


冯鑫曾经对外宣称自己的创业四法则:凡事靠自己;万事皆有解;担心的事情一定会发生;别指望创业成功就一劳永逸。他声称不指望创业速成,但短短几年内,暴风在战略与业务层面的几次急停转向,恰恰说明了其激进与急躁。


如今,冯鑫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而留给他“万物皆有解”的试错时间已经不多了。


Alternate Text
之家微信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

更多独家分析,尽在之家微信

(zczhijia)

评论0 条评论)
22| 273| 52| 122| 136| 134| 176| 822| 728| 899|